道奇挑战者3.6百公里加速多少秒
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交流

案例交流

“甜蜜事業”帶來的慘痛

日期:2010-02-05     閱讀:1,790次

   甘蔗制糖是甜蜜的事業,甘蔗收割則充滿汗與血。一心只想造福農民兄弟的李土華怎么也沒想到,研發的甘蔗聯合收割機還沒讓自己嘗到甜頭,自己卻進了監獄,還陷入了巨額賠付100萬的官司中。
事件回顧:
    5年前,擁有甘蔗聯合收割機的技術、圖紙的李土華、黃建寧與柳州市漢森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簡稱漢森公司)合作共同的愿望——生產先進的甘蔗聯合收割機,于04年12月20日雙方簽訂協議書,約定由李土華、黃某二人提供收割機的技術、設計圖紙,漢森公司提供所需設備、廠房以及流動資金;漢森公司分別向李土華和黃建寧支付4000元和3000元的月工資;公司每年年終向李土華和黃某支付收割機銷售總額的3%提成;同時約定甘蔗聯合收割機生產的技術、圖紙歸雙方所有,單方不得轉讓等內容……李、黃帶著成功生產過樣機的甘蔗聯合收割機技術、圖紙,來到漢森公司并于05年3月復制出一臺樣機,并據此先后以李土華為發明人、漢森公司為申請人申請了7項相關專利。
    履行協議期間發生了糾紛,黃建寧先離開。06年5月,李土華又與廣東佛山人劉付振標簽訂合作協議,提供了甘蔗聯合收割機的有關圖紙,其公司科技人員與李土華很快研發生產更先進的出樣機,根據協議他獲得39多萬元的購房首付款。漢森公司向柳州警方報案,李土華是其“員工”、“總工程師”,泄露其技術秘密,被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刑拘,6月15日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逮捕。
    柳江縣人民法院判決李土華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柳州中院終審裁定認定雙方簽訂的技術合作協議合法有效,卻否定李土華與漢森公司是合作關系,認定李土華是漢森公司的雇員,李土華使用以其投入與漢森公司合作的、并以為發明人申請專利的技術與他人合作收受財物,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有期徒刑7年,沒收其技術合作收入39萬多。
    通過保護知識產權宣傳新聞得知李土華工程師因實施自己的發明創造被投入監獄,廣西知識產權學會主動聯系,為了正義與公平,組織律師團為李土華先生提供法律援助。橫原律師事務所、民族律師事務所接受李土華先生的委托,并分別指派陳冰、韋文勝律師為李土華刑事案件申訴、再審辯護。李土華再審申請理由是涉案技術是其發明創造的技術成果作為技術投入與漢森公司平等主體間技術合作的基本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明確,李土華作為技術發明人,將其發明創造成果并約定與漢森公司共同所有的技術與他人合作,依合同協議收受財物,是技術成果權利人的法定權利,其行為完全合法。這與李土華是否是漢森公司“員工”、“總工程師”,涉案技術是否是職務發明都沒有關系,更何況這都不是事實,沒有法律根據!原審法院無權且錯誤認定涉案技術發明性質、專利權屬事實,程序違法,明顯錯誤認定李土華是漢森公司雇員,適用法律錯誤,是以誣告陷害為目的,以編造的虛假、無效證據及虛假、無效的鑒定結論為根據,挑戰人們常識與良知的枉法裁判案,不僅是錯案、冤案,而且是假案,是司法烏龍案。廣西高院09年3月決定再審提審此案。
    因此合作協議引發系列民事訴訟案件,南寧中院專利權屬糾紛案一審判決認定李土華有權使用涉案技術、否定李土華是漢森公司雇員,否定涉案技術是職務發明,事實上否定刑事裁定對基本事實的認定。柳州中院技術合同糾紛案一審判決支持漢森公司解除雙方簽訂協議書“終止合作關系”的請求,事實也上否定刑事判決否定李土華與漢森公司不是合作法律關系的刑事裁定對基本事實的認定,卻根據刑事判決認定“侵犯商業秘密罪”造成的“損失”,判決李土華賠償漢森公司違約而不是“侵犯商業秘密罪”損失100萬,李土華不服上訴,09年12月23日在廣西高院開庭審理此案。
    雙方都認可簽訂的合作協議性質是技術轉化合同,李土華、黃建寧投入技術到漢森公司,庭審爭議的焦點是李土華是否違反合同義務,漢森公司訴請賠償100萬元是否有事實法律根據,雙方代理律師激辯法庭。
    李土華與劉付振標技術合作的行為,柳州中院認定侵犯商業秘密、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被判刑,此行為在民事案件審理則成為是否違約的爭議焦點。
    李土華代理律師舉證并認為李土華、黃建寧已履行合同主要義務,投入甘蔗聯合收割機技術、圖紙到漢森公司合作生產甘蔗聯合收割機產品,經檢驗合符國家相關技術標準與協議約定,李土華在黃建寧05年12月被趕走前后至被抓前都在負責履行甘蔗聯合收割機的不斷改進與創新的合同義務。甘蔗聯合收割機列入政府農機補貼項目,銷售遍及20多個國家地區,現在產品生產、銷售正常,達到合同生產甘蔗聯合收割機的目的,合同合法有效,至今事實上一直在履行。現在李土華被投入監獄不能到合作現場履行改進與創新義務,是漢森公司違約、構陷造成的。涉案技術是李土華、黃建寧與漢森公司合作前李土華的創造成果,是作為其與漢森公司技術合作的技術投入,李土華、黃建寧以提供技術、圖紙與漢森公司合作生產生產甘蔗聯合收割機是沒有人否定的事實,相關專利證書發明人是李土華,李土華、黃建寧約定并賦予漢森公司共有技術。李土華將其發明技術并約定與漢森公司共同的技術、圖紙與劉付振標合作收受財物的行為是技術權利人法定的權利,是完全合法的行為,這是基本事實,這是常識性問題,法律鼓勵實施科技成果、推動科技進步的行為,而且05年12月至06年6月,漢森公司違反協議沒有支付給李土華約定報酬,也沒有李土華領錢簽字的字樣。因此,漢森公司未盡合同的義務,另外,約定給李土華、黃某收割機年銷售額的提成也沒有兌現。該漢森公司違約在先,誣告、陷害李土華是嚴重違反誠實信用原則,侵犯人身權利。
    漢森公司的代理律師反駁稱:雙方即是技術合作關系,也是雇傭關系,李土華依協議領取了工資,因此是漢森公司的員工,按照雙方簽訂的協議規定:甘蔗聯合收割機生產的技術、圖紙歸雙方所有,雙方不能單獨轉讓給第三方。專利權歸漢森公司所擁有,發明人為李土華。李土華在未經漢森公司同意的情況下,單獨轉讓收割機圖紙已是泄漏商業機密,是違約行為。至于提成問題,由于李土華、黃某提供的技術,漢森公司研制并申請專利的收割機,還沒有投入市場,也就沒有提成。
    李土華的代理律師稱, 雙方約定“甘蔗聯合收割機生產的技術、圖紙歸雙方所有,甲、乙雙方均不能單獨轉讓給第三方”。李土華將其發明創造并授權約定與漢森公司共同所有的技術與劉付振標合作簽訂的合同也是技術轉化合同,是為了進一步研究、開發新產品,是普通技術使用許可行為。李土華投入合作的相關技術都以漢森公司的名義申請、取得了專利權,都是公開技術,李土華不可能轉讓相關技術。李土華與劉付振標及其公司技術人員合作,在李土華原有技術基礎上進一步研究、開發新一代更先進的甘蔗聯合收割機,將原機械傳動改全部進為液壓傳動,并申請取得5項專利,漢森公司為了打擊競爭對手,非法壟斷技術,構陷李土華、劉付振標。根據自然法則、合同法、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專利法、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李土華的行為是完全合法,也不違反約定。
    關于賠償百萬損失,漢森公司代理律師認為,由于李土華泄漏了商業機密,造成漢森公司損失嚴重。經廣西一家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李土華將漢森公司的甘蔗聯合收割機技術提供給他人使用,造成漢森公司的直接經濟損失人民幣5726429.89元。目前,李土華身在監獄,無法繼續提供技術,再次違約。根據刑事裁定,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李土華賠償100萬元合理。
    李土華代理律師舉證認為,刑事裁定高院已決定再審,漢森公司訴請侵犯商業秘密賠償100萬,柳州中院判決違約損失賠償,違反不告不理原則,且李土華與劉付振標技術轉化合作的行為根本不存在侵權與違約競合的問題,柳州中院對同一行為在刑事、民事案件中認定是自相矛盾的,而且都是錯誤的,李土華與劉付振標合作的行為完全是合法的。并質疑漢森公司年檢報告表明06年、07年都是盈利分別是凈利潤31.659312萬,凈利潤523,629.86元,漢森公司06年存貨(包括產成品、原材料)才799,835.53元,07年存貨(包括產成品、原材料)才423,980.02元,而科技部、柳州市政府無償資助科技轉化費用90萬元,07年柳州補貼銷售6臺甘蔗聯合收割機銷售收入達210萬,廣西公明司法鑒定中心司法會計鑒定書中原材料高達3301233.81元怎么來的,又在那兒去了?!還用鋼材發票74萬多充數、首付37萬多按揭購房卻以購房合同金額102萬多計算,認為所謂的損失全是虛假、編造。劉付振標也被以涉嫌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逮捕到柳州,合作項目流產,漢森公司陳特青及公司人員多次到看守所與劉付振標“協商”賠償要價上百萬,據悉劉付振標支付“賠償金”60 萬后取保候審,開發、生產三臺的比漢森公司生產的更先進的甘蔗聯合收割機樣機也被搬到漢森公司,漢森公司還與貴州航空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云馬廠合作成立廣西云馬漢升機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甘蔗聯合收割機,并獲國家補貼銷售,產品出口國外,怎么可能有損失。
    李土華刑事、民事案件成為中國知識產權第一案,相關人士關注此案 結果。



道奇挑战者3.6百公里加速多少秒